image

我在北京留學時遇到了一件奇妙的事。情況是這樣: 我的朋友其中是在臺灣工作過,現在在北京學習漢語。當然,他會寫的漢字就是繁體字。他有一天交了中文課的一篇文章,以他所知的漢字來寫,結果被老師很慘地「修改」。後來他對我說,為什麼中台之間有這麼不合理的問題,連字的分別會操作出來各種各樣的強烈意見?字体的区别应该不会这么糟吧?我對這個問題說不出答案。

我得承諾: 我不是中國本地人,而中文不是我的母語,它是我第三的语言。我是從令人笑哭的一段時間拿取了它。於是,我對這個簡繁問題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,也沒有什麼固執的偏好。漢字只是漢字而已。漢字是一個相通道具,它本來沒有別的意義。我看不见什么憎恨的理由。

那麼,我們為何必有繁簡分別?政治的問題,讀寫能力的問題,文化的問題,我知道這些事有帶來各種各樣的印象。要分就分吧,但不要有這些討厭的感情。我總覺得,當我們會完全地接受簡繁的區別,那不是更完美嗎?

Advertisements